乃又皿_沉迷男色無法自拔

就好奇lof覺得我自介有啥敏感詞不讓我打x

【普洪】Shall we dance?

*【普洪】【有洪→奧】 

*ooc預警 

*現代AU,非國設  

*第一次寫普洪,拿捏不佳求輕噴

*祝食用愉快w

    

            
       在這個嘈雜紛擾的開場前幾分鐘,女子們身上各種不同款式的香水味和覆蓋在她們面容上一層厚厚的脂粉味,彼此密不可分地交纏在空氣中。她們正以極高分貝的音量相互嬌笑打鬧著,輕倚在巴洛克式長窗邊的褐髮女子,看著這一幕嘆了口氣。  
            
       明顯地,伊莉莎白輕皺的眉間滲出一絲絲的不悅。她無力地反覆翻閱著手中精美的請束,嘴角無奈地微微上揚。要不是因為羅德里赫--------她目前的暗戀對象,親自邀請她來參加自己的音樂會,否則她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場合。    
            
       是的,她並不喜歡參加諸如此類的社交活動。充斥著虛情假意的噓寒問暖,多的只是上流社會人士鬥不盡的城府。這些複雜的情感糾葛,伊莉莎白向來是毫無任何興致。   
            
       但是,這也並不代表她一概地排斥熱鬧的活動。應該說,比起這般顯得正經八百的音樂會,伊莉莎白更喜愛往符合她年齡的夜店跑。至少在霓虹燈光四射之中,那人間煙火虛浮的掩蓋下,每個人都是屬於每個人的過客,並無特別需要互相隱瞞的事實。   
            
       不過,令伊莉莎白始料未及的是,她這個愛跑夜店放逐自己的習慣,在遇到兩個男人後便完全徹底的改掉了。一位便是羅德里赫先生,至於另一位嘛......伊莉莎白可是不願再提起。   
            
       羅德里赫的出現,可說是大大地折服了這位行事作風豪邁不羈,天生大喇喇的野丫頭。她崇拜他優雅的氣質,鏡框下沉穩安定的雙眸,以及從他手中被演奏出的,那些震懾人心的美妙音符。   
            
       或許吧,就是因為這些特點,都無法在伊莉莎白的身上尋找到,才能夠讓她這般深深地著迷吧?
   

       這是一個伊莉莎白從未遇見過的,嶄新的存在。   

         
       僅管對方只是把她看作是普通朋友一般。但伊莉莎白除了有點小失望以外,倒也沒多麼在意這件事。畢竟她也十分清楚自己的份量在哪,想要成為和羅德里赫一齊並肩而站的淑女,也是需要點時間的。    
            
       總之,在羅德里赫的影響之下,伊莉莎白正努力地一改過去不修邊幅的大姐頭性格,使自己朝逐漸成為一位優雅高貴的淑女之路邁進。但就像現在,她一再地發覺自身無法融入這種活動時,她的信心也被一點一滴地消磨著。            
    

       而讓伊莉莎白理智線完全斷掉的事也發生在後頭。    
            
       正當她百般無聊地轉著手中盛著紅酒的高腳杯時,一個不長眼的傢伙正巧從後方撞上了伊莉莎白的右臂。而這個意外也導致她精挑細選的禮服染上了一片暗紅色的液體。  

      幸好她的腦袋還是清楚的,這是個人多得可以兼自己暗戀對象音樂會的場合,所以並沒有當場發作。但當她面帶慍色的轉頭看向罪魁禍首時,才體會到何謂"火上加油"的情緒。    
            
       "啊,抱歉,......咦?!妳、妳怎麼也在這?!!",此時,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位西裝筆挺,銀髮紅瞳的男子--------也是剛才提到的,伊莉莎白此生不願再碰到的男人。
    
---------- 
            
       伊莉莎白怒目圓睜,一把抓起對方的手,便直直地快速步出宅邸外。直到他們走到離宅邸會場外有段距離的花園才停下腳步。   

            
       她憤怒地揮開他的手,一陣霹靂啪啦地直指著面前的男子,就是一陣大罵,"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剛才的那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為什麼今天這種重要的時侯,竟然會遇到你啊?!天哪!我上輩子跟你到底造了什麼因緣?!而且,現在衣服還被你弄得渾身酒味!!不是說好不準再出現在我面前的嗎?我...我......"   
            
       此時的伊莉莎白早已氣到語無倫次。她覺得現在不論用多少象徵惡毒的詞彙,都不足以控訴基爾剛才的行為,對於發洩她的情緒更是毫無用武之地。   
            
       "喂喂,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基爾一遇到能插話的空檔,便立即說"連本大爺都沒想過的事,是要怎麼去預防?而且這請束是發給本大爺的弟弟的。本大爺只是無聊跟過來開開眼界,哪會想這麼多啊..."   
            
       他稍稍頓了頓,臉色轉為嚴肅,"...不過,妳向來拒絕這種正式場合,想必今天對妳來說很重要吧?讓妳這麼狼狽,真的很抱歉。"他無奈地,從嘴角泛出一抹微笑。
            
       伊莉莎白聽了這一席話,心中的怒火也不由得瞬間被澆息。確實,剛才不管是在宅邸的舉動,抑或是站在這裡毫無頭緒地破口大罵,於情於禮,皆是有失體面。   
            
       自從和基爾伯特分手後,只要接觸到任何有關他的事物,都會讓伊莉莎白的憤怒值飆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可是,基爾呢?為什麼今日的他,還是那個自稱方式狂妄,對任何事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死樣子?難道,直到現在還會去在意他們過往的人,就只剩下她嗎?             
    

       也是吧。愛情,本來就談不上什麼對錯。
    
       有的,也只是彼此適合不適合罷了。   
    
       和他分開明明也才沒多久時間,卻像是過了好幾年似的。 

            

       今天又和他發生了這樁糗事,或許,只有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才能夠百般無忌地,顯露出自己最真實的那一面吧?
    
       想到此處,伊莉莎白倒是笑了出來。  
            
       本來兩人之間沉默了好一陣子的尷尬氛圍,現在卻被她率先打破了。看見伊莉莎白燦爛的笑顏時,基爾先是愣住,但也只是搔了搔腦袋。雖然不是很能理解她想到了些什麼,但自己還是跟著她笑了起來。    
            
       因為基爾很清楚,現在這模樣的伊莉莎白才是真正的伊莉莎白。無須任何理由來解釋,他就是明白。她這不計形象且開懷亂笑的舉動是確切地表達出她很開心的真相。
    
        啊啊,這麼僵硬的氣氛,從頭到尾都是沒必要的。
    
----------      
            

       他們笑了一段時間後,方才稍稍歇息下來。"所以說,我還不知道為什麼你弟弟會收到羅德里赫先生的請束呢,好歹也給我解釋一下吧。"伊莉莎白將雙手交叉於胸前,看著他問。   
            
       "啊,因為那位小少爺之前窮困潦倒時,本大爺的弟弟曾好心收留他一陣子。邀自己的恩人前來,很是合情合理的吧?"基爾用略帶驕傲的眼神瞟了她一眼。"不過,妳倒是怎麼混進去的啊?"   
            
       伊莉莎白不禁臉紅了起來,要不是為了今天的場合,現在的她肯定是抄出一具平底鍋,追著基爾滿園子跑。她嘴角抽畜的說,"我可是羅德里赫先生親自邀請來的!什麼混進來啊?真是沒禮貌!"   
            
       看到伊莉莎白這反應,基爾大概也猜到了個底,"欸,本大爺說啊,妳講話什麼時侯變得這副文縐縐的?唉,也是嘛,待在那個『小少爺』的身邊,不裝個謙和有禮的淑女樣,還是會嚇到人家吧?kesesese..."在講到『小少爺』三個字時,他還故意加重了語氣,打算來測試下她的反應。  
            
       果不其然,伊莉莎白立刻又氣得耳根子都漲紅,幾乎和她櫻唇上豔麗的口紅色一般,她恨不得現在就一拳往他臉上招呼過去。"你個白癡!羅德里赫先生不是這樣給你隨意稱呼的人!"    
            
       基爾伯特瞧見她這副德行,又是忍不住一陣發笑。伊莉莎白知道自己的心思被這傢伙發現時,只是撇過頭去,努著一張嘴不願多做解釋。 
            
       "本大爺看妳這男人婆的個性,要人家看上妳,還是等下輩子吧!"他抹去眼上的笑淚說著。   
            
       伊莉莎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嗔道,"還真是謝謝你的提醒啊!",但她轉念又一想,自己剛才在宅邸那副窘迫不安的模樣,要是羅德里赫看到了,又會怎樣在心中評價她呢?
    
        結果,她低聲自嘆,"或許真要到下輩子吧......"    
            
       這突如其來的情緒低落,基爾可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他視線一轉,倒無意間瞥見到伊莉莎白纖細的手指上,那被月光反射得散發微光的小物。
    
       "原來,你沒把本大爺送給妳的戒指丟掉啊。"  
            
       "啊?"伊莉莎白被他這一句話喚回了現實。她抬起自己的右手,默默盯著無名指上的戒指。她轉了轉戒指將它拿掉,並遞到基爾的面前,笑著說,"是啊,怎麼?我應該還給你,好拿去送給下一位有緣人嗎?"  
            
       基爾伯特急忙揮了揮雙手,"本大爺可沒這個意思啊。只是看妳還珍惜著它,就一時有點懷念我們的過去。"  
            
       "是呢。"她接話,握緊了前一刻還套牢在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難道,看著這枚戒指的位置,你一點都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本大爺一個人也是很開心啊kesesese,還用不到妳來操心這點。"他笑著,"而且,本大爺覺得現在這樣才好。"    
            
       "妳這傢伙太特別了。特別到不該被那些無趣的繁文縟節束縛著,就連本大爺也沒有這個權利。妳看,時間也證明了我們兩個還是合不來的。"    
            
       伊莉莎白的嘴角雖然得意地微微上揚,但卻又默默地鬆開左手以及自己失落的心,"哼哼,你也知道就好。",她抬起頭來,故作堅強的說。   
            
       唉,現在自己這般低落的情緒,可不符合那流淌在她血液中,屬於匈/牙/利民族那奔放樂天的本性啊。
    
       此時,面對眼前的男人,伊莉莎白的腦中浮出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假設,只是假設。如果基爾此時此刻再向她告白一次,她會接受他嗎?她會拋下現有的一切和他走嗎? 
            
       伊莉莎白直直地盯著基爾深邃的紅瞳,這是曾經是令她何等無法自拔的事物?她在心中思忖著這回事,這段時間又是一陣略微難熬的沉默。   
          
       此時,一股悠揚的樂聲從宅邸的隙縫中,悄悄的流瀉出來。它自在地漫步到伊莉莎白和基爾的身旁,在他們耳邊輕聲囈語著。
    
       糟糕,居然沒來得及趕回去聽羅德里赫的現場演奏。
              
       當伊莉莎白從思想中心再次返回時,卻發現基爾只是歪著頭,一臉不解的看著前方,或許曾經屬於過他的女子。
    
       

       看來,還是不會吧?
    
       就算答應下來,也只是重蹈覆轍相同的結局。
    
       她和他,都已經不是從前那愛玩的毛頭小子了。
    
       很多事情,但早已不復當年。
    
----------
           

       伊莉莎白一回到房間,『唰』地一聲,原本還裝飾在她肌膚表面的厚重禮服,下一秒立刻迅速皺起,哀怨地平躺在木質地板上。
                
       她任由自己攤在凌亂的被窩裡,輕輕的橫過自己的手背。她只是純粹的想阻擋住來自天花板上,難受且刺眼的人造熾光。
    
       回想起剛才的事,心中老覺得不怎麼踏實。             
            

      
       意識到音樂會已經開始的伊莉莎白,立刻打散自己腦中亂糟糟的想法。她提起禮服的裙擺,匆忙地對基爾說了句"走吧,回去聽羅德里赫先生的音樂會。",便一股腦兒地往會場狂奔而去。    
            
       幸好基爾的反應也不慢,立刻從後方抓住她的臂膀,喊道"喂,妳現在這副模樣,還真打算要回去啊?"    
            
       也是,跟著基爾聊天聊得一個出神,竟然忘記自己現在不堪的模樣。她只好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來回踱步著。難道就這樣放棄嗎?她越想越是著急,眼淚幾度都欲奪框而出。    
            
       基爾閉上雙眼,將手輕輕地搭上她徬徨失措的肩,示意要她安心。"急什麼急啊妳?陪本大爺站在這裡聽音樂,不也感覺不錯嗎?",他睜開眼,堅定的看著她。   
            
       伊莉莎白回過身,綠色的眼眸子轉了一圈,並沒有和他搭上視線。她最後選擇低下頭,將視線固定在自己的高跟鞋尖上。
    
       雖然,這並不是她最想要的結果。但是,偶爾就這麼一次,也是可以接受啦。   
            
       "不過,難得妳這男人婆這麼精心打扮,本大爺不裝得紳士一點來邀請,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吧?",基爾話一說畢,便放開她的肩,並往後站了一步。他躬下身子伸出左手,故作邀舞的樣子。 
            
       伊莉莎白被這一幕逗得笑出來,她挑了挑眉,"喂,這裡可是音樂會,不是什麼舞會欸!而且,你這招是跟酒吧裡那位從英國來的粗眉毛調酒師學的嗎?",她揚起下巴看著他,"不管是氣質還是外型,你倒學得一點也不夠紳士。"  
            
       基爾抬頭,眼中全是笑意。他帶著諷刺的語氣說"本大爺現在可是全場唯一能包容男人婆妳渾身酒味的人啊!還有,妳模仿那些貴族名媛的舉止儀態,也沒比本大爺好到哪裡去。"  
            
       "這兩點我不否認,但也不承認。"她爽朗的笑了幾聲,"我這副德行,還不都是你該死的傑作?"。說罷,她乾脆地牽起基爾的左手,"我話先說在前頭啊,你別期望我會跳什麼社交舞的啊。"  
            
       基爾聳了聳肩,"哼哼,那就讓本大爺我來好好地傳授些精湛的舞步給妳吧。今天本大爺的舞姿跟小鳥一樣帥氣!!"                
            
       扣上對方的指縫,彼此之間雖然少了一份真摯的愛情。不過,昇華成另一種難以分割的友情,倒也不是什麼壞事。
    
       看著彼此微笑,心意還是相通的,這就足夠了。
             
       兩人稍嫌凌亂的倒影,在遠方柔和的月光及歡快的旋律陪襯之下,倒成了另類完美的雙人圓舞曲。
    
             

       算了,想那麼多幹嘛,先好好沉浸一下吧。
    
       伊莉莎白闔上眼,尚未洗滌的紅酒味,伴隨著她進入夢鄉。
    
-End-   
    

*後記

啊啊第一次在lofter發文,情緒有點小激動w

先來感謝耐心看到這裡的米娜桑m(_  _)m

其實,就只是想寫個非傳統方向的故事,想嘗試貼近現實中一種淡淡的愁喜,對喜歡圓滿結局的太太們在這說聲抱歉啦

如果能夠喜歡我耕耘之下的普洪,那我也是再高興不過了

然後如果有人想看洪姐和普爺的小前傳,就請不要害羞地在下面留言吧,我會再看情況決定要不要寫,你們的支持與鼓勵都是我創作的動力

謝謝各位w

评论
热度 ( 7 )

© 乃又皿_沉迷男色無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