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又皿_沉迷男色無法自拔

就好奇lof覺得我自介有啥敏感詞不讓我打x

【普洪】stay with me (3)

*非國設,ooc有

*經紀人普X名模洪

*祝安心食用w

*前文連結:ch1/ch2

 

學校的暑期輔導終於結!!束!!了!!!!!(鼓掌

此章惡友主場,普洪標題和tag是騙人的(,字數2700+左右,大家慢慢看吧//

或許會讓stay with me更新速度快點…

 

Ch3

 

      基爾伯特這下可淡定不得了,他腦內的線路立即將這些資訊一口氣通通組合起來,於是他得到了一個最終結論。"不會亞瑟那傢伙打算下期雜誌封面,要找她們倆合拍封面吧?!" 

  "怎麼基爾你的腦袋今天特別清楚...",安東尼奧無語。 

  在一旁聽到這個大消息的弗朗西斯立刻興奮地湊過來。他以嘲諷的語氣說道,"哥哥我敢說那粗眉毛要不是瘋了,就是吃英/國料理吃到食物中毒。想幹一票大的也不是這麼個做法,他能保證大眾目前對海德薇莉的觀感好壞嗎?" 

  "啊......",安東尼奧長吁一口氣,再次無力地躺回沙發上,煩悶地搓揉著疲累不堪的臉頰。

       "反正亞瑟和大家的決議是要我負責阿爾洛夫斯卡婭,基爾負責海德薇莉。",他選擇將頭埋進沙發的縫隙中,對於兩人疑惑不解的視線及亟待他快速處理好的燙手山芋一併無視。

  "哼,他們一人一句倒是落得輕鬆。你們知道那女的今天對本大爺是多不客氣嗎?...",於是基爾伯特便將自己如何給伊麗莎白那不冷不熱的態度敷衍的過程,簡潔地向兩位惡友快速描述一遍。其中當然不乏許多他針對伊麗莎白的惡言惡語,他實在是無法就這樣平白無故地吞下這口怨氣。 

  "唉,基爾你也是辛苦了。",安東尼奧深有同感地安慰著基爾伯特。"最近的新人都這般難搞啊..."

  弗朗西斯伸了個大懶腰,即使在聽完基爾伯特令人同情的遭遇後,仍舊不改他一派輕鬆的模樣。他扭了扭脖子,道出令他面前兩人意外的結語。

  "或許啦,那粗眉毛的想法是可行的。" 

  "蛤?!",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同時轉頭看向弗朗西斯,兩人可憐的小腦袋頓時卡了一拍,宣告運轉失敗。他們並非驚訝於弗朗西斯難得說句正常人話,而是他突然就認同了他畢生死對頭的想法。他們認為玻璃窗外目前萬里無雲的大晴天,如果在待會就突然瞬間烏雲密布,甚至下起滂沱大雨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你們兩個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哥哥我啊!哥哥知道你們倆在想什麼,待會不可能下雨的!",弗朗西斯哀怨地扁了扁嘴。 

  基爾伯特覺得這一刻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他饒富趣味地望著弗朗西斯,"你倒是說說這可行在哪?這兩個女人的脾氣都那麼硬,各自堅持各自的,本大爺可不認為有哪一方先妥協。" 

  "嘖嘖,讓她們妥協並同意拍攝不就是你們倆的工作嗎?還是說,你們看不起你們自身的能力?"弗朗西斯笑笑。 

  "如果弗朗你是說基爾就算了。可也別把我拖下水啊!",安東尼奧不滿地抬起頭,睨了弗朗西斯一眼。 

  基爾伯特也是一個不服,立刻跳出來替自己平反,"別把本大爺說得那樣沒用!有什麼事是本大爺做不到的?!" 

  "你們兩個,這樣的氣勢才對嘛~",弗朗西斯愉快地彈了個響指,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心滿意足的弧度。

  "而且哥哥我在思考這件合作案時,可是有順便思考了下小基爾你的前途喔!",他笑了笑,這句話成功引起了基爾伯特的注意。 

    "什麼意思?",他問。

    於是弗朗西斯開始給兩位惡友分析起來,"相信哥哥,粉絲們都是很健忘的。海德薇莉那緋聞實在算不上什麼世紀大事,比這精采上萬倍的緋聞多得是!哥哥我想,幫她重塑形象並再次在伸展台上發光發熱,對小基爾你來說不困難吧?而且假設這檔事成功了,你肯定也會在這圈子裡聲名大噪的--畢竟你可是成功搞定了個圈內人都公認不好搞的大小姐啊!說不定到那時你也可以和她順利解約,去簽更有名氣,脾氣更好的藝人不是嗎?" 

  "雖然只是哥哥我的臆測,但我想海德薇莉並非真的打算隱退到幕後。或許是她自己心中有什麼過不去的障礙也說不定吧,才導致她自己決定不願像從前那般在螢光幕前活躍。",弗朗西斯雙手交叉在胸前,低下頭思考著。 

  安東尼奧也點頭如搗蒜,"弗朗說的也不全是不可能。在基爾你還沒加入我們公司團隊之前,我也算是跟她合作過的。海德薇莉確實是位挺開朗活潑的大女孩,被基爾你和其他人評論成這樣,老實說我也實在很難以置信。" 

    基爾伯特很不是滋味地眉頭深鎖。他忿怨道,"拜託,你們兩個到底是站在我這邊還是那女人那邊?她都把話說的那麼明白,本大爺我再特地去找她的話,豈不是自找麻煩?!或許我們可以考慮..." 

  "考慮什麼?你身為她的經紀人,是想放棄這讓她東山再起的好機會嗎?",弗朗西斯突然將身子向基爾伯特前傾一個角度,後著也不禁向後挪動約一步的空間好讓自己喘息。而安東尼奧此刻也全神貫注地望著他,等著基爾伯特給弗朗西斯的答覆。基爾伯特立刻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迫感,自他煩躁不已的內心中央迅速地蔓延開來,這也讓他開始認真思考起來。

  自己也打算放棄她嗎?他低下頭沉默不語。基爾伯特並沒有要放棄她的念頭,只是他希望等到伊莉莎白的狀態調節過來的那天再開始。畢竟她是個資質如此優異的女孩,說放棄就放棄實屬可惜。而他也不願逼著自己還不怎麼熟悉的未來夥伴去做她不喜歡的事,這對他倆的關係並沒有任何益處,糟糕點的話甚至還可能會引起她對他的嫌惡感也說不定。 

    基爾伯特疲累地輕按著自己的太陽穴,他是真心覺得弗朗西斯的判斷並非不無道理,但動口遠比動手來得容易啊!他何嘗不知道這合作企劃如果像弗朗西斯說得那般順利發展,肯定是件能為多方帶來利益的美事。但是,這其中牽涉的情感恩怨又不是一時三刻就能輕易解開的... 

  三人一陣良久的沉默過後,弗朗西斯又對著基爾補上一句話。  

  "小基爾,不要忘記你在大學時對哥哥我說過的",他頓了頓,"你為什麼想進入娛樂圈工作的原因。" 

  基爾像是給弗朗西斯點醒什麼似地,原先迷失在自我懷疑與矛盾的他,頓時猶如茅塞頓開般地奮力傾洩而出,而那對混沌無主的紅瞳也瞬間緊縮成兩點熾熱有神的目標。基爾伯特覺得自己掌握到了一股真實存在的動力,正推著他向不可計算的未來邁進。

  不論說什麼,自己的人生也必須去試一試,不是嗎? 

  他抬起頭,對兩人堅定地點了點頭。這不僅僅是背負了他兩位惡友的期望,更是替自己許諾了一座全新的里程碑。

  "太好了,我就知道基爾你是個不輕言放棄的好青年!這件事我也會好好努力的!",安東尼奧激動地搭上基爾伯特的臂膀,神情極為興奮地說道。 

  "有什麼困難盡量來找哥哥我,我會盡力幫你們到最後關頭的。",弗朗也舒展開他滿是擔心的眉頭,笑容在他臉上再度擴散起來。在基爾還未做出任何回答之前,這位身為基爾惡友兼大學同學身分的他可是絲毫放不下他高懸的情緒。 

  "本大爺怎麼可能會讓你們失望呢?kesesesese...",基爾驕傲地笑著,他也不允許讓自己失望的。 

    他每每想到當時的初衷,就覺得還有很多步在等待自己去完成。哪有再放縱自己拖延下去的理由?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去喝個幾杯來振振你們倆的士氣吧!哥哥我知道有間店的酒都是一極棒的!那裡的服務生小姐長相和身材也是可圈可點的喔...",不等弗朗西斯說完,三人便肩並肩地往外頭走去。辦公室透明無色的玻璃門輕輕地闔上,只留下三張未靠攏回桌邊的椅子,以及一處空蕩無人的空間。

  一束薄暮時分的餘光歷經重重障礙,直直地從百葉窗的縫隙爬進安東尼奧的辦公室內。陽光灑落在三人離去不久的位置上,彷彿是不經意地預祝著他們的順利,但卻又追隨著日輪緩緩西下的腳步遠遠離去。

 

 

 

-TBC-

先來跟小夥伴們預告個,下章會是普洪主場///////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乃又皿_沉迷男色無法自拔 | Powered by LOFTER